• 【散文】天台记趣之七 风雨花

    天台记趣之七

    风雨花

    林承雄

    好几个月之前种的一盆风雨花(学名叫韭莲、葱兰、韭兰的),今天终于开了一朵,悄无声息的,阵雨过后的阳光,淡淡地泼洒在那六个花瓣上,反射着幽幽的光影。

    花瓣,狭长椭圆形的,白色,玉石一样莹润;花瓣表面似乎透出一些极淡极淡的蓝色;金黄的短柱状花蕊,在阳光映照下特别的耀眼。我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,拍了几张,以作纪念。

    风雨花,风雨花,咂摸着这样的名字,涌起很多联想。最近这些天,受台风影响,阵雨时作,间有雷电、大风。而风雨之后,这韭莲悄然开了:算是无畏风雨的一种征兆。

    过一日,盆里的接着长出第二个花苞,第三个花苞,前仆后继地开起来了,招摇得很。风雨似乎恼了:“看把你能的!”一阵大风起,骤雨来,豆大的雨点砸下,盆土表面被敲出一个个坑儿。新张的花瓣,被白而亮的雨珠撞击得歪歪斜斜,有的就耷拉下来,六瓣,变五瓣,四瓣,三瓣……有的干脆被钉在了盆土上,黄蕊被击打得四散,无影无踪了。

    哪怕是风吹雨打,哪怕是粉身碎骨,她专属的花季,就丝毫没有理由轮空。

    雨劈头盖脑地倾泻下来,这盆风雨花在风雨中兀自歌唱,一个花瓣被击落,脱离了茎,被风刮跑了,宛若一两声颤音,或者一个休止符,但这只是刹那的悸动、沉寂;转瞬,她又唱起来了……音符火焰一样燃烧在风雨中,凄凉中一股温热的气息,渐次在我心房弥散开来。两瓣,一瓣,直到所有花瓣都飞了,徒剩一个秃秃的末梢,那一根根俏立的墨绿的茎,依然在风雨中摇曳着,并没有倒伏。那一粒新抽的花苞,鼓鼓的,在雨中静默,在风中蓄积。

    哦,这就是一支力之歌,这就是一阕美的诗。

    20180908初稿于余闲斋

    时间:2018-09-08  热度:1108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