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备课札记】《十八岁出门远行》语言品读札记(1)

    《十八岁出门远行》语言品读札记(1)

    林承雄

    汪曾祺先生说:“写小说就是写语言。”此言甚是在理。独特的修辞方式,是一个作家风格的主要标志。正如海明威所说的,作家要写出属于“自己的句子“。评点是品读、揣摩小说语言,走入文本深处的重要手段。

    以小说第一段为例:

    柏油马路起伏不止,马路像是贴在海浪上。我走在这条山区公路上,我像一条船。(“海浪”与“船”的比喻,新颖而形象地写出十八岁第一次出远门的“我”置身外界如同被抛入汪洋大海的船一样。“路”与“船”的比喻,即“世界”与“人”之关系的隐喻。)

    这年我十八岁,我下巴上那几根黄色的胡须迎风飘飘,那是第一批来这里定居的胡须,所以我格外珍重它们,我在这条路上走了整整一天,已经看了很多山和很多云。(迎风飘飘的“胡须”是成熟的“我”引以为傲的资本,“第一批”“格外珍重”等词语写出“我”的自得自豪之情。“看了很多山和很多云”,写出十八岁的“我”的大开眼界的兴奋感。)

    所有的山所有的云,都让我联想起了熟悉的人。(“所有”“都”等字眼,描画出“我”初次远行的狂喜,暗中也有莫名的“孤独”,是“我”当时的内心真实。)我就朝着它们呼唤他们的绰号(一个人茫然地远行,朝山与云喊绰号,是摆脱孤独寂寞的一种方式。),所以尽管走了一天,可我一点也不累。(莫名的欣悦、兴奋,甚至有点忘乎所以的自狂。此处有欲抑先扬的味道。)

    我就这样从早晨里穿过,现在走进了下午的尾声,而且还看到了黄昏的头发。(新鲜、幽默的比喻。富有象征意义,虽然“我”一直前进着,一直向前,但依旧没有发现能让心灵休憩的理想之所,却发现了现实与理想的差距。)

    但是我还没走进一家旅店。(心情开始变化、起伏。出现了全文的核心关键意象“旅店”,象征意蕴的聚焦点。)

     

    正如余华自己所说的:“为了表达的真实,语言只能冲破常识,寻求一种能够同时呈现多种可能,同时呈现几个层面,并且在语法上能够并置、错位、颠倒、不受语法固有序列束缚的表达方式。”(《虚伪的作品》,见《上海文艺》1989年第 5期,第284页)仅仅玩味开头这一段,就足以窥探出余华的语言匠心。

    (待续,20180829夜初稿于余闲斋)

    时间:2018-08-29  热度:687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