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(散文)游春感拾

    游春感拾

    黎 元

    终于迎来周末,趁着春光明媚的好日子,约了三五好友游春去。

    都说“春天孩儿脸,一日十八变”,城里方才还红日高照,可是到了郊外,渐渐就云遮雾罩了,还淅淅沥沥飘起了细雨。坐了二十公里汽车,到了滨海一处小村,开始徒步。

    漫步海堤上,只见两岸青山叠翠,连绵山脊上灰白的云雾轻纱一样笼着。海面波光粼粼,水天相接处三两渔舟缓缓移动着。白色的海鸥在港湾翩翩起舞,悠游自在。春阳温温的,春风柔柔的,空气里弥散着橘柚花香,海蛎腥味。伫立堤坝上游目骋怀,忽然就想起了“山色濛濛横画轴,白鸥飞处带诗来”的诗句,眼前所见就是这样的诗境啊!远道而来的摄友,藏在坝边高处柳荫下,驾着长枪短炮,贪婪地抢拍着这入画的美景。“刚才这样正好,阳光太强,那些云雾都散开了,反而不好入景……”“曚昽,往往比澄明,更有味道。”他们紧一句慢一句的闲侃,让我深受启发。

    向山上走去,我们欢歌笑语着。半山腰上,看港湾景色,别具一番风味。云开雾散,青山像褪下面纱的新娘,郁郁葱葱地俏立在你面前。阳光渐浓,将近中午了吧。纵目远眺,可以看到对面山脚横贯而过的高速公路,络绎疾驰的车辆。海面上往来的船更多了,海鸥渐渐的也多起来了。还有白鹭,三三两两地向海堤内围垦形成的稻田、鱼塘飞来。欢快的鸣叫声,在空中回荡。它们似乎一点也不怯生,歇在屋脊上,竹林边,院门前,懒洋洋地,叽叽咕咕的,仿佛在交流着它们对这群徒步者的看法。溪涧水流淙淙,不时有落英点着那清亮的水花匆匆向山下奔去。挖笋的,采茶的,找蘑菇的,农人的山歌碎语,在山野间漾开。唐人诗云:“门向沧江碧岫开,地多鸥鹭少尘埃。绿阴十里滩声里,闲自王家看竹来。”是的,今天我总算身临这种鸥鹭忘记的闲逸境界了。

    山道两旁,几丘待垦的田里长满紫云英,一大片,一大片,像五彩缤纷的锦毯一般。那绽放的花儿,紫红的,橙黄的,幽蓝的,像星星,像眼睛,眨呀眨的,仿佛此刻你已飞升到一片深邃迷离的星空。同伴们兴奋地叫喊着:“太美了,赶紧给我照张相。”她们步入紫云英花田,躺着,坐着,亭亭玉立着,摆出各色造型。蜂飞蝶舞,花艳草绿,蓝天白云,青山碧树……无论那个角度,都有诗意的风景,令人沉醉。正午时分,山岗上阳光瀑布般倾泻而下,紫云英花的清香,沁人心脾。蜜蜂嘤嘤嗡嗡,仿佛在合奏一支春天的交响曲;各色蝴蝶跌跌撞撞着,喝醉酒似的,令人眼花缭乱,此种景象不正是“羡他无事双蝴蝶,烂醉东风野草花”的意境吗?犹记得席慕容的感喟:“有能够偶尔坐下来闻一闻花香的闲暇,生活就会变得非常富足了。”是啊,难得这个周末,可以像无事蝴蝶一般,暂且沉醉在这诗意的风景中。

    傍晚,我们揣着新摘的野山茶针儿、采撷的野竹笋儿,高高兴兴又恋恋不舍地回家了。路上,看到同伴急不可耐地往微信朋友圈推送刚作的“美篇”,卒章两句道: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反自然。”我细细端详着他卧在紫云英花田上的惬意的身姿,天真的笑靥,心里有无限的快意。

    梁实秋说:“在忙碌与疲惫中,寻找心灵上的闲暇与自处。”我想,让心灵摆脱种种樊笼,最好的去处是自然。忙里偷闲,回归自然,放牧心情,滋养心灵,这也是每个人必修的一门功课!

    2018.3.9 改定于余闲斋

    时间:2018-08-06  热度:439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