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(散文)篱笆菜

    天台记趣之五

    篱笆菜

    林承雄

    前不久一场“玛丽亚”台风,将东阳台的黄瓜架彻底摧毁了。台风过后连日的暴晒,黄瓜藤、花、叶、刚抽出的果,一并蔫了、枯了,浇水也救不过来。如此狼藉的景象,令人痛惜不已。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天有不测风云。所幸的是,瓜架下种的两方格子地的篱笆菜,叶子依旧绿油油的,亮晃晃的,煞是养眼!

    从它抽叶开始,篱笆菜已剪过几回了。那叶子,焯水凉拌,或炒着吃,都是嫩滑爽口的。

    剪了长,长了剪,篱笆菜自是生生不息。有的时候,剪得狠了,将主茎也“咔擦”掉了,它又执拗拗地抽出了侧芽,并且很快就伸长了,探出嫩生生的卵圆形叶片,点着朝露,映着霞光,那样无知无辜地愣笑着,彷佛说:“嘿嘿,莫急吗,莫急吗,待我多生出几片肥大叶子,再剪个痛快吧?!”

    哎,喜欢的,就是篱笆菜这种无所畏惧的风度。想想,去年从菜市场边一老农那里购了篱笆菜苗,种了,等到它开花结籽,茎粗叶老,再也无法食用了,就扔在一边不管它了。秋天深了,冬天过了,篱笆菜再也见不到植株了。

    想不到,春天来了,原先泡沫箱中的泥土又钻出了嫩绿的芽儿来。哦,原来是它去年自结、落土的籽儿。有人照料时,它长得蓬蓬勃勃;没人理它,它也能自灭自生,只要种子在,只要有泥土在,只要有水、空气、阳光在。

    篱笆菜,篱笆菜,顾名思义,原本它可以用来装饰篱笆的。假若不急切地去剪伐它的话,用不着多久,就可以织出一壁葳葳蕤蕤的篱笆墙来。事实上,自然界有很多生灵,是因了人的口腹之欲、衣装之欲诸种敌手的戕害,而渐渐改变了它们的习性。

    譬如这篱笆菜,原本的攀援、旺长之态势,在翻来覆去的剪裁下,就难以看到了。在人——高等灵长动物看来,这是物为我所用;而正是在这为我所用中,物的自性,日渐衰减,乃至最终消亡。想到这一层,作为人,倒也该深省自己的不是。不是有很多人叫嚣回归自然吗?其实,早已回不去了,当人以君临天下之姿在给自然物命名时,或许物之本性,已经被践踏了。

    不过,也好在篱笆菜们真不计较这些,编篱笆墙,就篱笆墙;作蔬菜吃,就作蔬菜。果腹,养眼,隔离,洗心……真无所谓,人子啊,只要你觉得我篱笆菜还多少可以用得上,足矣;不用,更好,得以躲过杀伐而全其自性。

    其实,吾之阳台种菜养花,图的亦并非是口欲与眼欲,更多的是在消遣余闲中,做一种静观。扰扰红尘,阅人不如读书品字,阅世毋宁莳花弄草。种菜栽瓜,劳力费心之中,也是一种精神的滋养,心灵的淘洗。

    于植物中谛视人之为人的道理,世之为世的奥秘:此种功夫,亦为禅修课。

    2018.08.02夜初稿于余闲斋

    时间:2018-08-04  热度:846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