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(散文随笔)天台记趣之三:矮牵牛

    天台记趣之三:

    矮牵牛

    林承雄

    台风“玛丽亚”就要登陆了。

    入夜了,天台上依然弥漫着灼热的气息。

    近两日不知忙活什么,居然忘记给东阳台上的篱笆菜、黄瓜浇水。晚上一看那盆里的土,干得发白,黄瓜叶子愁眉苦脸地皱缩着,有的干脆就蜷成枯黄的破纸一样的,无精打采。看着,倒觉心疼。哎,刚享用了她产出的硕果做成的凉拌黄瓜等美食,竟然对她一点也不嘘寒问暖。

    人心,很多时候,是易蜕变的。

    西阳台上的矮牵牛,也是枯涩着花朵儿。两天没浇水,靠墙角洗衣台上的一盆是开了不少花,但都如蓬头垢面者一般,在角落里耷拉着没有神采的花枝。而曝在隔墙上的那一小盆,被日火煎得病恹恹的。盆土白花花的刺人眼。有几根茎子索性干枯倒伏了。

    这些就是偷懒的报应。

    再也不能这么慵懒了。赶紧给这些瓜果、花草浇个透水。

    焦土“吱吱——吱吱——”的吸水声,越发是一种对怠惰者的声讨。

    矮牵牛花已经开了好几批了。蓝、紫、白、蓝白相间、粉红、斑点……一律五瓣,茎子不断地抽长,花蕾不断地爆出。

    这个夏天,她们给了我颇多玩赏的闲逸、静思的雅兴。

    日日清晨、傍晚或者夜里(亮起灯盏),一得空闲,总要去看看这些疯长的矮牵牛花。她们在风中摇曳着,喇叭状地张扬着花瓣,仿佛喋喋不休,牢骚太甚防肠断啊;又仿佛欲言又止,因为她所直面的燥热世界,已叫她无语;又仿佛她早就噤若寒蝉,只是散发着莫名的气味,来向外在世界表明她的一种拒绝的态度,表示一种存在的距离。

    总之,可以让人遐想的很多。尽管她们是矮的;但由于在七层楼的天台上,似乎是另一种高度,暂且远离地面,或者说可以更近地去迎候她所期待的日光或月光。

    没有对光的向往,那缤纷五彩又有什么意义?!

    记得有那么几个早晨,起来给花儿浇水,喷壶的水雾洒在刚绽放的蓝紫色花瓣上,附着粒粒晶莹剔透的细珠儿,朝阳映照下,一闪一闪的,又有蓝紫色花瓣的衬托,眯眼看去,宛若星空一般,迷离而深邃,令人心驰。

    每一朵花都是一个隐秘而深广的世界!

     

    2018.07.11夜初稿于余闲斋

    时间:2018-07-10  热度:48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