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对比层进 骈散相间——韩愈《原毁》解读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对比层进  骈散相间

    ——韩愈《原毁》解读

    (本文已刊发于《读写》高中版2018年第6期,刊号 CN35-1332/G2)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林承雄

     

    本文是韩愈所写的“五原”之一,“五原”即《原道》《原性》《原毁》《原人》《原鬼》。“原毁”即探讨毁谤产生的根源。下面试从思路、语言两方面简要解析本文表达之美点。

    一、正反对比,逐层推进。

    纵观全文,作者将“古之君子”与“今之君子”之对己与待人的态度作对比,层层递进地展开说理,结构严密,条理明晰。

    文章首段从“古之君子”起笔,简括其“责己”与“待人”的特点,并指出这种态度的好处:对自己严格而全面,才有不怠慢的品性;对别人宽容而简约,才有人乐意与之为善的和谐人际关系。第二段具体列述“古之君子”见贤思齐的表现。他们以古圣先贤为楷模而自觉主动加以比照、反思,及时发现自身存在着的不足之处,并取长弃短,自我完善。接着列述“古之君子”待人“轻以约”的表现。他们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并及时予以肯定、表扬,由此可见他们对待别人宽容、简约的通达态度。

    第三段以“今之君子则不然”陡转一笔,列述“今之君子”责人“详”而待己“廉”的特点,并指出这种态度的负面效应:与人难为善,自取也少。然后指出“今之君子”待己“廉”的表现:自满自足,自欺欺人的鄙陋。第四段则指出他们责人“详”的表现:对待别人求全责备的苛刻、偏狭的阴暗心态。第五段小结,阐明“今之君子”待身与望人内外有别的畸形心态是不自尊的体现。

    第六段进而剖析产生“今之君子”畸形心态的原因是“怠与忌”,并指出“怠者不自修”“忌者畏人修”的病态心理,并以亲身试验所得的反馈为例加以印证,接着揭露“事修谤兴、德高毁来”的世风,指出士人于此污浊世风下立身处世的窘困。末段交代写此文的意图。

    全文采用正反对比的论证手法,相反相成,条分缕析,发人深省。从整体看,“古之君子”与“今之君子”在对己与待人的态度方面构成对比;从局部看,分说“古之君子”与“今之君子”各自态度时,又都是分别从对己与待人两方面展开论析,通过对比,优劣立见,增强了说服力。

    二、骈散结合,错落有致。

    本文大量采用整饬、匀称的对偶句,节奏和谐,语势畅达。这些对偶句,从其配对的单句看,少至一二字,如“彼,人也;予,人也”;多达六七字,如“其责己也重以周,其待人也轻以约”等,对称中又有长短徐疾的变化。还用了不少反复句,如“某良士,某良士”“舜,大圣人也,后世无及焉;周公,大圣人也,后世无及焉”等,使行文有回环往复之美,增强了韵律,强调了语意。

    同时,作者又将整句与散句交织,避免单调,如“外以欺于人,内以欺于心,未少有得而止矣,不亦待其身者已廉乎?”前两句对偶,后两句一为否定句,一为反问句,散句与骈句错杂,有变化,不呆板。

    从散句句式看,作者用灵活调遣反问句、感叹句、否定句、判断句等不同句式,使得行文辞气抑扬顿挫,起伏跌宕,语势充沛酣畅,生气流转。如“呜呼!士之处此世,而望名誉之光,道德之行,难已!”这一句,先用感叹词“呜呼”抒发对世风日下的现实痼疾的痛心,接着用转折句,以“而”字引出当世之士人处境之尴尬境遇,再用“难已(通“矣”)”两字顿住,满含愤懑之意、无奈之情。

    更妙的是作者善于模拟古今君子的“声口”,虚拟其言语,来具体描述其对己待人的心态,人物性格形象仿佛毕肖于前。如“我善是,是亦足矣”“我能是,是亦足矣”这样的言语,勾画出“今之君子”妄自尊大的傲慢态度,虚词“亦”“矣”的反复,增强了那种自以为是的语气。而“彼能是,而我乃不能是!”这两句在文中间隔反复,将“古之君子”虚怀若谷、从善如流的谦和上进的胸怀鲜明地揭示出来,虚词“而”“乃”的反复,强化了他们崇德向学的心意。

    韩愈曾以水与浮物来形容气和散文语言的关系,认为“气盛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者皆宜”,语言形式的安排与其文气表达的需要密切相关,该文理充气沛、汩汩滔滔,正是得益于对比、层递的结构思路与骈散相间、长短结合的语句组织。

     

    问题设计:
    1.本文运用了对比论证手法,请简要分析。

    2.本文语言表达方面有哪些特点,请简要分析。

    参考答案:

    1.答案要点:(1)从整体看,将“古之君子”与“今之君子”作对比;(2)从局部看,论说“古之君子”与“今之君子”,都分别从“对己”与“待人”的不同要求作对比。

    2.答案要点:(1)骈散结合,错落有致:用对偶、反复句增强韵律,使得语势整齐,有回环之美;用散句穿插,避免板滞、单调。(2)长短相间:长句与短句交织,读之有徐疾、轻重的变化,使语句生动活泼。(3)善于运用感叹句、否定句、反问句等多种句式,使得语气抑扬顿挫、起伏跌宕。(4)巧用虚词,调整语气,使语句读起来畅达流利,生气充盈。

    相关链接:

    原毁

    文/韩愈

    古之君子,其责己也重以周,其待人也轻以约。重以周,故不怠;轻以约,故人乐为善。

    闻古之人有舜者,其为人也,仁义人也。(举古人事例)求其所以为舜者,责于己曰:“彼,人也;予,人也。彼能是,而我乃不能是!”早夜以思,去其不如舜者,就其如舜者。//闻古之人有周公者,其为人也,多才与艺人也。求其所以为周公者,责于己曰:“彼,人也;予,人也。彼能是,而我乃不能是!”早夜以思,去其不如周公者,就其如周公者。舜,大圣人也,后世无及焉;周公,大圣人也,后世无及焉。是人也,乃曰:“不如舜,不如周公,吾之病也。”是不亦责于身者重以周乎!其于人也,曰:“彼人也,能有是,是足为良人矣;能善是,是足为艺人矣。”取其一,不责其二;即其新,不究其旧:恐恐然惟惧其人之不得为善之利。一善易修也,一艺易能也,其于人也,乃曰:“能有是,是亦足矣。”曰:“能善是,是亦足矣。”不亦待于人者轻以约乎?(待人轻以约)

    今之君子则不然。其责人也详,其待己也廉。详,故人难于为善;廉,故自取也少。己未有善,曰:“我善是,是亦足矣。”己未有能,曰:“我能是,是亦足矣。”外以欺于人,内以欺于心,未少有得而止矣,不亦待其身者已廉乎?

    其于人也,曰:“彼虽能是,其人不足称也;彼虽善是,其用不足称也。”举其一,不计其十;究其旧,不图其新:恐恐然惟惧其人之有闻也。是不亦责于人者已详乎?

    夫是之谓不以众人待其身,而以圣人望于人,吾未见其尊己也。

    虽然,为是者,有本有原,怠与忌之谓也。怠者不能修,而忌者畏人修。吾尝试之矣,尝试语于众曰:“某良士,某良士。”其应者,必其人之与也;不然,则其所疏远不与同其利者也;不然,则其畏也。不若是,强者必怒于言,懦者必怒于色矣。又尝语于众曰:“某非良士,某非良士。”其不应者,必其人之与也,不然,则其所疏远不与同其利者也,不然,则其畏也。不若是,强者必说于言,懦者必说于色矣。

    是故事修而谤兴,德高而毁来。呜呼!士之处此世,而望名誉之光,道德之行,难已!

    将有作于上者,得吾说而存之,其国家可几而理欤!

     

    时间:2018-07-10  热度:48℃  分类:读书心得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