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天台记趣(2):三角梅

    2.三角梅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林承雄

    三角梅是天台第一批住客。

    三角梅有两盆,一盆是街市上花三十元钱买的,当时就已开了些花,红艳艳的,喜气得很;另一盆是淘宝上淘的,养了个把月,第一批花就开了。还记得当初下单时,要的花色是柠檬黄的,谁料开出的也是灼灼的红花。

    两年过去了,除了寒冬那一阵子,三角梅歇花;其余的时节,则是一场接一场地间隔着开。这不,从早春到暮春,两盆三角梅争先恐后地开着红红的叶子花,中间星星点点的白蕊,亮晶晶的,惹眼得很,就生怕你不理不睬她们似的。

    谷雨到了,立夏来了,节气的脚步匆匆。有时风,有时雨,阳台瓷砖贴的地面上,片片落红,那么刺目地提醒你时间流逝的形态。

    我抓了扫帚将这些落红一一拢起,堆到花盆里,权作肥料。这真应了“零落成泥碾作尘”的诗句。

    三角梅的枝条疯长着,长达数米了,攀爬到通顶楼的不锈钢扶梯上,青枝、绿叶、红花,这些生机勃发的色泽,与不锈钢的银光恰成鲜明对照,予人以颇有意味的联想。一边是火焰,一边是冰霜:炎凉,总在历史与现实中横亘着,而且他们必须是如影随形,相依为命,才足够命名为历史与现实。

    枝条横亘在扶手边上,虬劲的样子,端的是好青春的风骨!枝条上簇簇红花火焰般燃烧着,不锈钢扶手表面上投射着的红红、绿绿的影子,让人感到清寒中的温暖。在喧嚣的尘世,有这样一种清欢,也差可慰藉。就像嗜酒的人,庆幸他眼前的碟子里还有几颗花生米。其实,可以把握与倾心的,应该是删减到最后的不可少,无法省略的唯一。这样想的时候,落花又下来了,像是叹息,又像是叮咛。

    每每读书、写作疲倦之际,我常常登上天台,看花遐想,发一阵子呆,或许是另一种放松。这样的放松,自认为极好:绿叶、红花皆养眼,而枝条爬伸、扶疏的姿态,展现的是一种蓬勃的生命力,在我看来,她已无所谓时间流逝与否,重要的是眼下这样的时节,就要开得淋漓尽致,这才不虚掷光阴!

    时间:2018-05-08  热度:157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