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散文随笔:天台记趣(1)

    天台记趣

    林承雄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.南茼蒿

     

    天台者,楼房顶层露天之庭台也。

    我家榴房新建后,七楼顶上前后两边都设了天台。房子坐东朝西,朝东的种菜;朝西的种花。这么一来,日常生活,就平添了不少乐趣。

    一日,在阳台上,看长方形盆里“鸡毛菜”鼓绽的花蕾张开了花瓣,像是金色的菊花。打开手机微信中附带的“识花君”小程序一照,原来这就是“南茼蒿”,菊科植物,算长见识了!

    淡蓝色的盆里,两三株挺拔的“南茼蒿”妖妖娆娆地怒放着,倒像山野间肆无忌惮的丫头,迎风招摇着,浑然不顾旁人讶异的眼神。“我就这么开着,你管得着吗?”阳光下,清风中,那种黄澄澄的金色,灼灼燃烧着,朴拙而狂野的美。

    春节前后,确是吃了好几茬的“鸡毛菜”,打火锅,水焯了凉拌,炒白馃……吃法不一而足,而不变的是自家绿色种植的清香甘芳的味道。

    清明前后,还剪了两三回;谷雨之后,这些野丫头就急不可耐地要含苞欲放了。5月5日是立夏。五一节放假这些天,正值“南茼蒿”花盛开的时节,其叶已老,其茎已粗,不好取为食,就用作观赏吧。

    将其搁在西边天台隔离矮墙上,两家人得空都可赏玩,也是一乐。西阳台上还种有三角梅、月季(红的、黄的两种),春天里,这南茼蒿花丝毫不逊色于三角梅与月季花,花冠并不大,但色鲜、香浓,足以赏心也。

    百度搜“茼蒿”词条,发现其方言叫作“蓬蒿”,黄庭坚《清明》诗中道:“贤愚千载知谁是,满眼蓬蒿共一丘。”细味之,忽有暂时解脱之开悟。是啊,人生难满百,贤愚贵贱,又有谁知?终究不免尘归尘,土归土。年年犹有蓬蒿花盛放,可是,人却只有一季青春啊!又岂容糟践?

    2018.5.1夜初稿于余闲斋

    时间:2018-05-01  热度:105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