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一曲乐助行善、知恩图报的赞歌——《给大象拔刺》赏读

    一曲乐助行善、知恩图报的赞歌

    ——《给大象拔刺》赏读

    福建     林承雄

             这是一篇满蕴爱心的动物小说,是一曲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赞歌。文章叙述作为边疆赤脚医生的“我”被公象“劫持”为其子象拔刺的故事,表现了公象和母象对小象的浓烈的父爱和母爱,表达了乐助行善与知恩图报的主题思想。本文美点主要有二:

            一、叙事线索明晰,行文张弛有致。小说叙述“我”为小象疗伤的过程,以“我”的情感变化为线索,从最初被公象拦截时的恐惧,到得知公象捉“我”原来是“为了替小象看病”后的略为放松,再到“我”给小象治疗中弄疼小象而先后受到公象与母象监视时的忐忑不安,到给小象拔刺、清创与包扎伤口时的佯装唾骂与哭嚎,再到一个多月后与“那家子象”重逢时 “我”得到他们馈赠的野蜂蜜时的欢喜,这一路写来,跌宕起伏,扣人心弦。

            二、描写细致传神,语言生动形象。文中“我”的心理活动描写细腻真切,对公象、母象、小象的描写传神逼真。例如写公象截住“我”给孩子疗伤的场景,用“弯”“钩”“吊”“顶”“推”等动词,写出公象的着急;又如小象被弄疼时,用“勒”“提”“喷”“吼叫”等动词,将公象的爱子心切之情传神地勾画出来。作者善用比喻、拟人、夸张等修辞手法,生动形象,惟妙惟肖,增添了文章的可读性。如“竟然把小象给镇住了,泪汪汪的双眼惊愕地望着我”这样的语句,读来尤其亲切动人。

    问题设计:

    1.下列对小说相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鉴赏,不恰当的两项是(  )(   )

    A.开头运用比喻、叠词等修辞手法,写“我”行走在树林间遭遇“象鼻”阻拦时的惊恐感觉,起到设置悬念的作用。

    B.文中多次写到小象接受治疗过程的神态动作等的反应,这些描写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,衬托出“我”的耐心。

    C.“双眼喷着毒焰,低沉地吼叫着”这一细节描写,运用比拟手法表现了公象对“我”弄疼小象的行为的“不满”。

    D.“公象和母象这才扔下我,簇拥着小象进了树林。”这一句写出了公象与母象的欣喜,从中也可见他们的自私。

    E.这篇动物小说采用童话笔法,赋予象以人格化形象,描写细致传神,语言生动形象,表达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主题。

    2.这篇小说在叙事方面有哪些特点?请简要分析.

    3.这篇动物小说表达了怎样的主题思想?请简要分析。

    参考答案:

    1. D(D.“从中也可见他们的自私”这一表述不当。E.“表达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主题”这一表述太泛,依据原文内容,应是“表达了乐助行善与知恩图报的主题思想”的主题。)

    2.①采用第一人称叙事,以“我”的见闻感受贯穿全篇,情节紧凑,内容真切;②以“我”的心理与情感的变化为线索,行文跌宕起伏,扣人心弦;③围绕“我”给大象拔刺这一核心事件叙事,善设悬念,层层蓄势,能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。

    3.这篇动物小说通过叙述“我”为大象拔刺的故事,表现了公象与母象对小象的浓烈的父爱与母爱,表达了乐助行善与知恩图报的主题思想。

    附原文:

    给大象拔刺

    文/沈石溪

     

    我曾经是一名边疆农村的赤脚医生。

    那天清晨,我背着药箱到橡胶林去巡诊,走到流沙河边的大湾塘。突然,从树背后伸出一根长长的柱子,横在我面前,就像公路上放下一根红白相间的交 通杆一样,拦住了我的去路。林中昏暗,我以为是根枯枝倒下来了,伸手想去拨拉,手指刚触摸到便吓得魂飞魄散——热乎乎、软绵绵、干沙沙,就像摸着一条刚刚在沙砾上打过滚儿的蟒蛇。

    “妈呀——”我失声尖叫。随着叫声,大树后面闪出一个庞然大物,原来是一头深灰色的大公象,撅着一对白森森的象牙,朝我奔来。

    我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,刚逃出五六米远,突然又摔了个嘴啃泥。仰头一望,原来树背后又闪出一头成年母象,给了我一个扫荡鼻。

    一公一母两头大象像两座小山似的站在我面前。反正是必死无疑了,我也懒得再爬起来,闭起眼睛等死吧。

    它们并没踏我一脚。公象弯起鼻尖,钩住我的衣领,像起重机似的把我从地上吊了起来。它们让我站稳了,没用象牙捅我个透心凉,而是用鼻子顶着我的背,推着我往密林深处走。

    我晕头转向,像俘虏似的被它们押着走了大半个小时,来到一棵独木成林的老榕树下。象鼻猛地一推,我跌倒在地。嘿,在我面前两尺远的树根下,躺着一头小象。

    这是一头半岁左右的幼象,只有半米多高,体色瓦灰,比牛犊大不了多少,鼻子短得就像拉长的猪嘴。它咧着嘴,鼻子有气无力地甩打着,右前腿血汪汪的,不断在抽搐,哼哼唧唧地呻吟着。

    母象用那根万能的鼻子在小象的头顶抚摸着,看起来是在进行安慰。公象则用鼻子卷起我的手腕,使劲往小象那儿拖曳。我明白了,这是一家子象,小象的右前腿受了伤,公象和母象爱子心切,便到路上劫持个人来替小象看病。

    好聪明的象啊,好像查过档案似的,知道我是赤脚医生。

    我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强烈的求生愿望来。我想,既然它们捉我来是为了替小象看病,只要看完了,大概就会放我回去的。

    我不敢怠慢,立刻跪在地上给小象检查伤口。是一根一寸长的铁钉扎进了小象的足垫,看样子已经有好几天了,整只脚肿得发亮,伤口已发炎溃烂,散发着一股腥臭。我的医术堪称世界最差,平时只会给人擦擦红汞、碘酒什么的,从未给谁动过手术;但此时此刻,我就是只鸭子也得飞上树,我没有金刚钻也得揽这份瓷器活。我要是谦虚推辞,公象就会送我上西天。

    我从药箱里取出镊子、钳子、酒精、棉花等东西,就壮着胆开始干起来。首先当然是要消毒,我抬起小象的脚,将小半瓶酒精泼进创口。没想到小象也像小孩子似的怕疼,它“哇”的一声,像杀猪似的嚎叫起来。立刻,我的脖子被公象的长鼻子勒住了,就像上绞刑似的把我往上提。“啾——啾——”大公象双眼喷着毒焰,低沉地吼叫着。显然,它不满意我把小象给弄疼了。

    还讲理不讲啦?我又没有麻药,动手术哪有不疼的!怕疼就别叫我治,要我治就别怕疼!可我没法和大象讲理;对牛弹琴,对象讲理,那是徒劳的。我双手揪住象鼻子,想扳松“绞索”,但公象力大无穷,长鼻越勒越紧,我脚尖点着地,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了。唉,这死得也太冤枉了。

    就在这时,母象走过来,把它的长鼻搭在公象的鼻子上,摩挲了几下,嘴里还“呀呀啊啊”地叫着,估计是在劝慰公象不要发火,让我继续治疗,到最后实在治不好再问罪处死也不迟。公象“哼”地打了个响鼻,松开了“绞索”。

    我把尖嘴钳伸进小象的伤口。还没开始拔钉子呢,小象又哭爹喊娘起来。我害怕蛮不讲理的公象再次给我上绞刑,赶快将半瓶去痛片塞进小象嘴里。遗憾的是,这么大剂量的去痛片对小象作用却不大。我钳住钉子往外拔时,它又脑袋乱摇疼得要死要活了。

    大公象虎视眈眈地盯着我,长鼻高高翘起,悬在我的头顶:白晃晃的象牙从背后瞄准我的心窝,随时准备把我吊起来捅个透心凉。

    我冷汗涔涔,脊梁发麻,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叫小象停止呻吟。逼急了,我冲着小象破口大骂:“混账东西,叫你个魂!我好心好意替你治疗,你他妈的还想让你可恶的爹杀了我呀!”没想到,我这一发怒,一叫喊,竟然把小象给镇住了,泪汪汪的双眼惊愕地望着我,停止了叫唤。我趁机把钉子给拔了出来。

    下一步要清洗创口,它又快疼哭啦。我再次恶狠狠地大声唾骂:“闭起你的臭嘴!你再敢叫一声,我就把钉子戳到你的喉咙里去!”小象倒是被我吓住了,骇然将涌到舌尖的呻吟咽了回去。可母象不干了,嫌我脾气太粗暴。它看不得小象受半点委屈,宽宽的象嘴对准我的耳朵,“啾——”大吼了一声。我的脑袋像撞了墙似的嗡嗡响,眼冒金星,耳膜发胀。那叫声,比十支摇滚乐队同时演奏还厉害。

    我不敢再骂小象,又不敢再让它呻吟,便只有跟它一起哭。它疼得要叫唤时,我也扯起喉咙拼命喊疼;它身体哆嗦时,我也在地上颤抖打滚;它痛苦得乱甩鼻子时,我也像中了槍子儿似的揪住胸口摇摇晃晃。

    公象和母象大概觉得我和它们的小宝贝双双痛苦,这样挺公平,也有可能觉得我又哭又闹样子挺滑稽,它们安静下来,不再干涉我的治疗。

    我终于把小象的创口清洗干净,撒了消炎粉,又用厚厚的纱布给包扎起来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小象站了起来,一瘸一拐地勉强能行走了。公象和母象这才扔下我,簇拥着小象进了树林。

   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下午,我又从那条路走过。突然,“咚”的一声,一只比冬瓜还大的野蜂窝掉在我面前,里头蓄满了金黄色的蜂蜜。我抬头一看,哦,是曾经绑架过我的那家子象,站在路边的草丛里,朝我友好地扑扇耳朵挥舞鼻子。显然,这只野蜂窝,是它们付给我的医疗费。

    小象还欢快地奔到我面前,柔软的鼻子伸到我的鼻子上来。人和人表示亲热,是彼此伸出手来握手;象和象表示亲热,是鼻尖和鼻尖钩拉在一起握鼻。可惜我的鼻子只有一寸高,没法和它握鼻。(有删节)

    时间:2017-08-23  热度:732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