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为何极言《蜀道难》?

    《蜀道难》教学艺术镜头

     

    为何极言《蜀道难》?

    福建    林承雄

        (课前预习,科代表收集上来的疑难问题中,“李白为什么要如此穷形尽相地写蜀道之难?想要表达什么思想感情?”是高频的焦点问题。于是,我让班上同学分小组开展一次“微探究”的阅读实践。课前分头查阅、搜寻相关解读文章,提取佐证,结合自己对文本解读的发现,表明态度,阐述看法。教师提示相关参考书目。)

    师:课本注解告诉我们,这首诗是天宝元年(742)李白第一次到长安时所作的。“蜀道难”为乐府旧题。那么,在你看来,李白写这首诗想要表达什么?

    生:我觉得这首诗李白是借乐府旧题,表达他初入京都无所成就的郁闷。我查阅到中唐诗人姚合《送李余及第归蜀》诗中的句子:“李白《蜀道难》,羞为无成归。”他初次入京,想是吃了闭门羹,很失落。

    师:能查搜、征引他者解读的经验,作为自己阅读理解的补充与佐证,这是一种重要的方法。

    生:我也查阅到南朝梁、陈时诗人阴铿的《蜀道难》诗,其中说:“轮摧九折路,骑阻七星桥。蜀道难如此,功名讵可要。”李白是不是在进京求取功名大受挫折后,觉得“功名难求”,就如“蜀道”高险,山路崎岖,“畏途巉岩不可攀”,才发如此一通感叹呢?

    师:这种猜测也不无道理,借乐府旧题,浇自心之块垒,以“蜀道”喻“功名仕进”之路,抒发行路难的悲慨,生动形象而含蓄蕴藉。

    生:我不赞同他们的看法。从诗中“其险也若此,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”一句来看,诗中反复写蜀道奇险高峻,是想提醒、劝告“远道之人”入蜀可要步步留心。

    师:依你之见,李白笔下的“蜀道”并无什么寓意;他就是以种种夸张的笔法极力突出蜀道的“高险”,你有什么证据吗?

    生:顾炎武《日知录》中认为:“李白之作,当在开元、天宝间,时人共言锦城之乐而不知畏途之险异地之虞即时成篇,别无寓意。”还有喻守真在《唐诗三百首详解》中也主张“何必问有什么寓意”。而且施蛰存《唐诗百话》中也说“‘蜀道难’是魏晋时代早有的歌曲,它属于相和歌辞中的瑟调曲。这个歌曲的内容就是歌咏蜀道的艰难,旅行之辛苦。”我们组认为李白沿用乐府旧题“蜀道难”,就是运用想象与神话传说相融的手法,表现蜀道之艰险峻峭、难以征服,表达他对大自然奇崛风光的热爱与敬畏罢了。

    师:这种说法也有一定道理。能穷搜约取,采集众说以佐己见,功夫下得实。

    生:不过,我们组觉得从文中“问君西游何时还”,以及三次咏叹“蜀道之难”的诗句来看,李白这首诗应该是送赠友人,劝勉友人的。我们从《李白杜甫诗全集》中发现他在《送友人入蜀》中曾如此写道:“见说蚕丛路,崎岖不易行。山从人面起,云傍马头生。芳树笼秦栈,春流绕蜀城。升沉应已定,不必问君平。”李白的《蜀道难》描写蜀道之高危、险要,是为了规劝友人。

    师:借助关联文本,尝试解读本文的内涵,也是一种视角;不过,老师觉得刚才这样的论断,似乎还欠说服力。

    生:我们组不同意上面这些看法。李白用乐府旧题“蜀道难”,并非亦步亦趋,依样画瓢;而是借旧瓶装新酒,以旧题写心声。就诗中蜀道景象的描写以及议论来看,他还是有担心与隐忧的。

    师:不苟同,发新见,很好。在你看来,何以见得担心与隐忧?

    生:比如“所守或匪亲,化为狼与豺。朝避猛虎,夕避长蛇;磨牙吮血,杀人如麻”这些诗句,实际上有对当时政治险恶形势的影射。西晋张载《剑阁铭》有言“一人荷戟,万夫趑趄。形胜之地,匪亲勿居”,“所守或匪亲,化为狼与豺”是由此化用来。而且,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前集》引《洪驹父诗话》中有以下说法:
        尝见李集一本于《蜀道难》题下注:讽章仇兼琼(开元末益州长史、剑南防御史。杨氏兄妹得势,兼琼攀附吹捧,于蜀中广树党羽。马嵬兵变,李白虑其据险割据)也,考其年月近之矣。

    我们认为,李白借蜀道难含蓄地传达了他对当时政治形势的洞察与担忧。

    师:这么理解,不无道理;但从文本整体看,似有断章取义之嫌。毕竟下文还说“锦城虽云乐,不如早还家”呀,那又该作何解读呢?

    生:其实,章仇兼琼开元二十七年至天宝五载曾任剑南节度使,却并无“据险跋扈”之迹,范摅的《云溪友议》反驳了“讽章仇兼琼”说,他认为是当时剑南节度使严武欲加害房琯、杜甫,李白作此诗劝杜甫早点出蜀,避祸全身,“所守或匪亲,化为豺与狼”,就是一种暗示。

    师:又有了新看法,但似欠可靠的说服力。

    生:我们组认为这首应属赠友诗,从诗歌文本来看,这首“奇之又奇”的乐府诗写友人入蜀,起点在今陕西太白山之东,即长安一带;其终点在成都。从“问君西游何时还”这句来看,“君”当指作者的友人,诗人告诫这位远行者“锦城虽云乐,不如早还家”,即切勿贪念锦城之乐,快快出剑阁,早些归家;字里行间是满满的诚挚的友情。

    生:诗歌末段十四句写蜀地门户剑阁和蜀道的终点成都,运用夸张、引用、比喻等手法,极力渲染其地势之险要,目的还是婉劝友人。尾句“侧身四望常咨嗟”则表达了他翘首企盼友人平安归来的情景。

    师:从文本内容出发细读、探究,这是很重要的。而比照相关文本参读、探究,也是一种深入研读的方法。李翺《送冯定序》中说成都“其风侈丽奢豪,羁人易留,生其思速出于剑门之艰难,勿我忧也”,李白《蜀道难》末段的写法与之有相似处,锦城虽可乐,但剑门奇险、蜀道艰难,路途迢遥,还是要早还家呀。

    (讨论持续,众说纷纭)

    …………

    师:为何极言《蜀道难》?寻根究底费思量。大家各抒己见,畅所欲言,尽管莫衷一是,但探究、研讨、发现,其乐无穷!胡适有言:“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。”希望课后同学们继续探究这一问题,用笔谈的方式,以《为何极言<蜀道难>》为题尝试写一篇探究性的小论文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时间:2016-05-12  热度:906℃  分类:课堂内外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

    有 2 个评论

    1. 回复
      徐志耀

      说严武欲加害杜甫纯属穿凿,杜甫入川当在安史乱中,李白此诗作于天宝初年,相差近二十年,难道李白可以未卜先知。何况严武与杜甫的确偶有芥蒂,但杜甫是靠严武方在蜀地生活,否则怎会有“君去雪山轻”之句。李白此诗所写“狼与豺”,实是对蜀地历史上割据势力的统称,如果一定要将其与之后发生的历史事实联系起来,就要落人笑柄了。而全诗主要写蜀道之险,最后之议论,有汉赋“曲终奏雅”之意,不要看得过重。

    2. 回复
      林承雄

      君言有理。作为探究课的部分,课堂上学生对该诗的解读,存在理据不足而臆断的现象,教师可以指出其漏铜表示存疑,以期引发更深层次的阅读,故此,我对学生的解读作了点拨——“又有了新看法,但似欠可靠的说服力。”这算是一种教学的留白。留出一些缝隙,给学生创造性阅读与个性化阅读提供生长空间,窃以为这也很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