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以形绘声 造境写声——简析《李凭箜篌引》摹声艺术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以形绘声  造境写声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简析《李凭箜篌引》摹声艺术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福建  林承雄

     

         《李凭箜篌引》被清人方扶南誉为“摹写声音至文”。那么,这首诗歌摹声艺术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呢?下文试予简析。

         一、虚实相生,亦真亦幻

         将无形的音乐以可视的形象来表现,或写实,或入虚,创设了丰富的想象空间。如“空山凝云颓不流”一句写箜篌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扬开来,连空旷山野间的浮云都颓然为之凝滞,仿佛在驻足彻耳谛听。此句运用移情于物的手法,赋予浮云以人的听觉功能和思想感情。若说这句是以实写虚,即以具体的自然景象之变化状写无形无色、难以捉摸的箜篌乐音。而下句“江娥啼竹素女愁”,则以传说中善于鼓瑟的舜之妃子娥皇、女英的潸然落泪,秋霜之神素女的忧愁叹息这样奇幻景象,来摹写乐音之悲怆,有力地烘托出箜篌声“惊天地、泣鬼神”的艺术魅力,給人以亦真亦幻、心旌摇曳之美感。

         二、通感妙喻,新鲜独特

         以巧妙的比喻和新奇的通感描摹箜篌演奏的抑扬顿挫之音,生动形象,回味悠远。“昆山玉碎凤凰叫”这句直接摹写箜篌乐声之美,“昆山玉碎”状其声之清脆铿锵,交错叠出;“凤凰叫”状其声之高亢宛转,悠扬动听;以声拟声,且赋予形象,比喻奇特,令人浮想联翩。“芙蓉泣露香兰笑”这句用通感的手法,将箜篌起伏跌宕的乐声视觉化,这是以形写声。“芙蓉泣露”状其声之惨淡悲抑,“香兰笑”状其声之冶丽浏亮。秋叶泫露如泣,秋葩含日似笑,将感人肺腑的乐音以芙蓉沾露、香兰盛开的柔美形象呈现给读者,引人遐想、回味。

         三、神话想象,意境奇崛

         以神话想象的瑰奇之境描摹诗人乐声之美,反复铺陈,洋溢着浪漫气息。第七至十四句以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现实世界(人间)与神话世界(仙界)的景象来烘托李凭演奏箜篌乐的神奇效果。“十二门前融冷光”写箜篌音色之清温可人,仿佛长安城十二道城门前的深秋冷气也悄然消融了,使人如沐春风,如浴朝阳。音乐竟能变易气候,可见其震撼力之强。“二十三丝动紫皇”这句一语双关,写箜篌妙音不仅感动了人间皇帝,也感动了天上玉帝。其实,这两句也暗用了邹衍吹律而灏气至、圆丘奏乐而天神皆降的典故,从音响效果角度突出李凭演奏技艺之精湛。接着以女娲补天之“石破天惊逗秋雨”,状乐音之骤起急行的特点。“梦入神山教神妪”这句想象李凭被善弹箜篌的神妪——成夫人请到神山去教她演奏绝技,突出李凭演艺之高超。“老鱼跳波瘦蛟舞”化用《列子》中“匏巴鼓琴而鸟舞鱼跃”之典,想象李凭给成夫人教奏箜篌的诡异场景:深水中的大鱼都兴奋得在波涛中穿来跳去,修长的蛟龙也为之翻腾若舞。可见音乐之惊心动魄。末二句以“吴质不眠”“露湿玉兔”写赏音者听而忘倦的状态。露零月冷,夜景深沉,终日劳累的吴刚尚且倚桂树而不眠,足见其声之动人骇听,萦绕未绝。

    宋代文论家严羽认为好诗应做到:“语忌直,意忌浅,脉忌露,味忌短。”本诗写音乐之美,奇思妙想,出神入化,收到了语奇、意深,脉隐、味长的艺术效果,堪为不朽名作。

     

    时间:2015-11-13  热度:1090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

    有 1 个评论

    1. 回复
      林承雄

      好文章,李贺还善用通感,以不同的感官摹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