夹叙夹议 风神毕肖——《张中丞传后叙》写人技法解析

              夹叙夹议   风神毕肖

——《张中丞传后叙》写人技法

福建   林承雄m 

    《张中丞传后叙》是韩愈散文名篇。该文夹叙夹议,笔力遒劲,主要塑造了张巡、南霁云、许远这三个人物形象,风神毕肖。

写许远,主要用议论笔法。文中第二段将张巡与许远进行比照议论,指出许远“虽才若不及巡”,“竟与巡俱守死,成功名”,肯定其功成名彰;只是许远城陷被俘,死在张巡之后,并非畏死。强调“远之不畏死亦明”,褒赞其忠贤。这就有力地批驳了小人对许“畏死而辞服于贼”的诽谤第三段针对“远与巡分城而守,城之陷,自远所分始”的诟病,指出这无异于“儿童之见”接着用“人之将死,其藏腑必有先受其病者”与“引绳而绝之,其绝必有处”这两个比喻说明城池失守是粮尽无援,而非许远分城而守所造成,斥责旁观者“从而尤之”是不通情达理的,揭出小人“不乐成人之美”的偏狭刻薄、卑怯忌妒的心理。第四段将许远与张巡两人合写,继续以议论阐述张、许“二公之贤,其讲之精矣”,强调他们的谋划是精密周到的,并以“弃城而图存者,不可一二数”的贪生怕死与“擅强兵坐而观者,相环也”的见死不救,与张、许二公的顽强死守作对比,突出其坚贞不屈第六段又用“远宽厚长者,貌如其心”这句议论写其表里如一,宽仁忠厚的品性。

写南霁云,主要用侧写笔法。第五段通过汴、徐两府老人的诉说,从旁叙写南霁云其人其事。该段主要围绕南霁云“勇且壮”这一性格特点描写其言行细节。“云来时,睢阳之人不食月余日矣!云虽欲独食,义不忍;虽食,且不下咽。”这一慷慨之语,足见其仁爱情怀。“吾归破贼,必灭贺兰,此矢所以志。”这一句突出表明他立志破敌的必胜信念。“欲将以有为也。公有言,云敢不死。”这一句表达了他视死如归、从容赴义的勇毅。而“拔刀断指”“矢射浮屠”这两个动作细节传神地刻画南霁云的刚毅忠勇

写张巡,则以叙为主,兼用议论。叙述用侧写笔法,结合典型细节描写来表现。除了文章第四段将张巡与许远合写议论之外,在第六段经由张籍口述于嵩事迹,而顺带出张巡的轶事,这是补叙。其中又运用了衬托手法,即将于嵩与张巡比照来写。于嵩读《汉书》久读未熟而张巡“读不过三遍,终身不忘”,“因诵嵩所读书,尽卷不错一字”,而且任嵩“乱抽他帙以试”,“无不尽然”这些细节刻画足可见出张巡博闻强记、聪慧过人。张巡“为文章,操纸笔立书,未尝起草”,这一细节突出表现他的文思敏捷。“嵩从巡久,亦不见巡常读书也”这一句补笔,旁衬张巡的聪敏。张巡“且将戮”时,对同被缚的下属说:“汝勿怖!死,命也。”这句话表现了他舍生取义的坦然、镇定。“巡就戮时,颜色不乱,阳阳如平常”这一神情细节描写表现了他大义凛然、从容不迫的风度此外,“其众见巡起,或起或泣”“众泣不能仰视”等侧面描写,寥寥数字,烘托出张巡的英武壮伟的形象,也可见出他平日深得人心。